人与禽交❤️视频 -董卿给粉丝会的手写信,字写得很漂亮,透露录制《朗读者3》

时间:2022-08-29 02:17:17

董卿在信中写道:“一转眼,卿城已经16岁了。我愿意把它想像成一个女孩,碧玉年华,亭亭似月。它一定是美丽的,有那么多如花般年龄的人聚在一起,想想都觉得绿意葱葱。它一定是坚定的,坦然地经风雨,见世面,兀自长大。最后祝它是健康的,说白了,不仅要活得好,还得活得久,让我到老了都觉得有所依靠。”

董卿还在信中透露了自己今年的工作,一直都在录制《朗读者》第三季:“从一月开始就在录制《朗读者》第三季,呕心沥血,倾尽全力。有快乐,有悲伤,有怀疑,有相信。但即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,所幸依然在追求完整的自我。”

最后董卿在信中写道:“这份幸福,愿你我都有。生日快乐,卿国卿城。”

贴心的董卿在下午将手写信发给粉丝后,还担心粉丝们看不懂她的字体,想再修一修字体,但是自己已经累到没力气了:“字迹修一下更好,实在没有力气了。”,粉丝们也知道董卿工作劳累,有些不好认的字体,都不忍心再打扰她审核,所以手写信的电子版编辑了好几次。

大多数人都只看见了董卿表面的光鲜亮丽,却不知晓她这一路走来其实是踏着“荆棘”。

童年的董卿几乎没有任何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,少年最绝望时还上演了一出“自杀”的戏码,自小缺少安全感,她的感情之路也是尤为曲折坎坷。

从小父亲严格苛刻的教育方式

董卿,1973年在上海出生。她的父亲是报社总编辑,母亲则是大学物理系教授,两人工作都较为繁忙,董卿出生后不久就被送去了外公外婆家。

1979年,董卿被接到安徽淮北上小学,终于可以和父母一起生活,董卿感觉生活到处都是阳光,充满了幸福。可幸福一段时间后,她才明白到了安徽,也就意味着要直面父亲严格的教育。

从小的生活经历让董善祥明白读书的重要性,用董卿的话来说:

在我父亲看来,人必须要刻苦,必须要吃苦,人要过够苦日子后来才能有好日子过。他(对我的教育方式)已经无法改变了。”

当看见其他小朋友都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,董卿羡慕不已,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她经常会躲着偷偷哭泣。

渐渐地董卿从一个咿咿呀呀的孩提长大,在她即将步入小学生活时,父母将她接回了身边,一家三口团聚理应其乐融融,但董卿的生活却变得“黯淡无光”起来。

父亲曾经生活在贫穷的农村,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改变了人生,这使得他对董卿的教育十分严格苛刻,他希望女儿能够同他一样拥有自律顽强的拼搏精神。

而且每天早晨天还没亮,董卿都要去家附近的淮北中学操场跑一千米,“学生出早操,我一个人在400米的跑道上跑步,感觉特傻,整个学校的同学老师好像都看着你”,那时的董卿怕极了旁人的目光。

除过学习以外,董卿的父亲还十分重视自理能力。父亲要求董卿每天必须洗碗拖地,也不准她照镜子照太久,“我爸爸有一句名言是说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,他说你每天花在照镜子上的时间还不如多看书”,他还不允许董卿妈妈给女儿做新衣服。

同样是嬉戏玩闹的年纪,董卿却连穿新衣的机会都没有,甚至还要被“赶”去打工。

好不容易有一次父亲来宾馆看董卿了,董卿原以为父亲会太心疼她让她回家,却没成想父亲只撂下了一句话,“坚持一下”。就这样,清洁工、营业员、收银,广播员,董卿都做了个遍。

她确实从不敢违背父亲意向,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向父亲说出自己想法时,却是被浇了一头冷水。在得知董卿想要报考浙江省艺术学校后,“他又开始了我最为厌烦的说教,最初我还能强忍内心的闷气,最后我忍无可忍,突然拿起碗向父亲怒吼”。

大抵是压抑了许久,董卿直接将两只碗重摔在地上,“我的举动无疑招来了父亲的拳打,但我也不甘示弱,对父亲迎面而来的拳头进行反击”。

父亲的教育很严苛,母亲虽然看着心疼,并没有阻止丈夫,而是采用默默不语的态度支持。父亲的教育或许太多严苛,对于董卿未来的人生确是有获益,别人的小学要读6年,她只用了4年就连跳两级直升初中。

面对父亲的要求,小董卿很多都遵守了,但也有自己的小谎言。在打工的时候,她开始对广播站的广播员有了兴趣。加上,小董卿作文成绩好,独立自主,喜欢唱歌跳舞演讲体育,颇具文艺细胞,于是老师经常让她参加学校课余的文艺活动。

主持人生涯

1991年,18岁的董卿不顾家里反对,考入浙江艺术学院的表演专业,1994年毕业后成功被分配到浙江省的话剧团。新人出道哪里有那么简单,到了话剧团,董卿并没有什么戏可拍,就这样子陷入了迷茫,董卿原本陪朋友去考试,结果误打误撞自己却被意外录取。

自此,董卿开始了主持人生涯,创立了《人世风情》栏目。

董卿在浙江电视台工作了两年,即做主持又做编导,她的工作如鱼得水。

1996年,东方电视台要招聘主持人。父亲希望她能够试试,看一下能否获得去上海工作的机会。

董卿听从父母的建议,寄了样品带子。这是一场全国性的比拼,成千上万人参加面试,董卿却在半年后成功接到复试的通知,顺利开始了主持生涯的第二阶段并和春晚有了首次联系。

1996年的春晚是北京,上海,陕西三地合办,东方电视台忙前忙后的筹备,董卿作为新人负责打砸,包括联络,催场子,剧务。大家终于发现,原来这个叫董卿的女孩子这么能干。

1998年等到新节目《相约星期六》要找主持人时,董卿成为了主持人。

上海卫视初成立,整个格局还处于混乱阶段,董卿时间比较清闲,边工作,边报考了《华东师范大学》中文系古典文学的硕士研究生。

第一次导播说:空档只剩下一分半钟了。董卿准备了一分半钟的话术正要结束主持时,导播又说:错了,不是一分半钟,还是两分半钟。董卿处乱不惊,在结束语之中又增加了深深的鞠躬,增了即兴发挥的“欢乐的笑”“感动的泪”“奔波的苦”来感谢观众。本是紧张的,错乱百出的三分钟,却造就董卿的“黄金三分钟”。

2009年的春晚,马东上节目,董卿本将“马先生之子马东”说成了“马先生之子马季”。发生错误时,董卿并未发现,直到节目结束,友人发短信安慰,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。

据马东回忆,这个口误发生之后,董卿哭了三天。

董卿事后接受采访她说:

在这么重要的一个场合,出现了这样一个失误,心里其实挺难过的。大年初一醒来的时候,一睁开眼,眼泪流下来了,顺着我的脸颊流进头发,落在枕头上,就这么开始这新年的第一天。”

游学回来

此时,大家才惊喜的发现,在春晚之外,董卿也是自小开始学习背诵古诗词,默写《红楼梦》,她的优雅气质是骨子里的,知性优雅的同时满腹诗书。

“上天给了我浩瀚的书海,和一双看不见的眼睛,即便如此,我依然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”

当台下名家研究李贺诗词时,念出一句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,董卿信手拈来:“月如无恨月长圆。”

选手遗憾退场时,董卿送上一句陆游的:“双鬓多年作雪,寸心至死如丹。”

当有一位选手提及父亲是盲人时,董卿引用著名作家博尔赫斯的诗给选手祝福:“上天给了我浩瀚的书海,和一双看不见的眼睛,即便如此,我依然暗暗设想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”

那时无数观众怀疑董卿有提词器,但是后来确凿没有,让人由不得钦佩一番。《诗词大会》上有一位选手赞美董卿“美得清新隽永”:“美人当以玉为骨,雪为肤,芙蓉为面,杨柳为姿,更重要的是以诗词为心。”

多年前的那个错误,更让她明白:“主持人应该是文人而不是演员,不读书就像没有吃饱饭一样,精神上是饥饿的。”这些年,她更是定下每天睡前必须看书一小时的规则,在这条路上,她一直默默前行着。

2017年《朗读者》,她曾经跪在演播厅的地板上,反复翻看铺了一大厅的建材,用手一遍遍擦拭,挑选合适搭舞台的材料。

2016年11月底,在经过无数轮疯狂的谈判之后,新节目终于敲定了赞助商。

但临到正式录制节目时,国外的灯光师和摄影团队却不愿意来了,投资方却要求2017年2月18日之前必须要见到节目开播。

“一个念头在脑中,两页策划在手上,三个散兵起步,四处磕头化缘。”

“我曾动摇过,尤其白发日益增多、身体累到想哭时,但是我从未想过要放弃,因为那是我的一份责任。”

有人提议像一般节目一样,在嘉宾朗读时打字幕,董卿严词拒绝,“一定要把读本展现在屏幕上,让观众能一行行读下来,因为白纸黑字是安静而充满力量的。

“可是我觉得,为什么要如此低估年轻人呢?”

《朗读者》一经播出后,出乎意料地大受欢迎,一时间刷爆了各大社交网络,第一期节目就在豆瓣上拿下9.3的高分。

董卿在角落里默默流泪,“我以为《朗读者》会是一个孤独的孩子,没想到出生时,星光满天。”

作家毕飞宇是《朗读者》的嘉宾,导演组告诉他朗读前与董卿的对话是8分钟,然而结束时他才发现与董卿聊了一个多小时,整个过程董卿完全没有打断他。

毕飞宇坦言,自己是泪点低的人,那天对话好几次都在想哭的边缘,可是董卿却理性地不去推动他的泪点。

毕飞宇说:“我很感谢董卿,她没有把她的嘉宾推向窘境,她不会为了节目牺牲和她对话的人。”

每次与嘉宾聊天时,董卿总会习惯将身子前倾,因为这是倾听的姿态,也是尊重的姿态。

当采访坐在轮椅上的“90后最美铁警”李博亚时,董卿选择单膝下跪采访。

当采访许渊冲老先生时,老先生腿脚不便,董卿更是很自然地选择了蹲跪着与老先生对话。

康震曾说:“‘杏花春雨江南’中的‘春雨江南’比较贴合她。”

知乎上有个问题: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董卿?

“因为做每一件事情,她都会拼尽全力。这是人的底气,更是温情。”

感情经历

在杭州上学时董卿和一位浙大研究生相恋,董卿非常喜欢去学校旁边的三联书店买书,偶尔也会在那里“蹭”书读。

时间一久,她突然发现,有一个小帅哥也经常过来“蹭”书读。

因为小男生太帅,董卿总忍不住会看人家几眼,次数多了,难免会和男孩纸有视线上的碰撞。

不久后,男孩子就开始与董卿搭话,两人就熟悉起来,两人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两人相恋两年,你侬我侬,1994年,董卿被分配到浙江话剧团工作,男孩子也踏入工作岗位,两人渐行渐远。

1998年,董卿终于有机会从幕后转战台前,开始在东方卫视主持《相约星期六》。

在这里工作期间,董卿认识了第二任男友,这个男友是一位公务员,虽帅气稳重,但却比较大男子主义。

不管是在工作上,还是生活中,非常喜欢对董卿管东管西。

不过短短一年时间,这段恋情便告吹了。

1999年,上海卫视刚刚成立,董卿便瞅准机会跳槽,进了上海卫视做主持人,认识了同事黄辉。当时的黄辉已是赫赫有名的导演,而董卿只是刚入行的新人。

慢慢地接触时间久了,董卿发现黄辉不但才华横溢,而且十分怜香惜玉。当时董卿身边不乏追求者,但她还是被细心温柔的黄辉俘获了芳心。

两人刚在一起时,黄辉每天都会骑摩托车接送董卿上下班,“我们飞驰在街上时,行人纷纷侧目”。

在办公室,两人眉来眼去;私下里,两人同居到了一起,经常会一起做饭,一起钻研业务,非常甜蜜。

董卿有时候在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情,黄辉也都会抽出时间带她去旅游散心。

因为这次比赛,董卿终于近距离认识了偶像程前,也终于圆了自己少女时的梦想。

董卿回到上海之后,一直在犹豫:

如果不去,难道要把一生消磨在地方电视台吗?

后来,程前给董卿吃了定心丸,保证她来到北京之后肯定能成为最优秀的主持人,两人就此分道扬镳。

程前虽然比董卿大10岁,但董卿却一点都不在乎,到北京不久后,她就搬到了程前的住处,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而程前却日落西山,事业一天不如一天,渐渐成了过气的主持,开始做起了演员。

董卿此前就对程前颇有好感,两人在一起后她便有些妄自菲薄。董卿太没有安全感了,她似是很想要从程前身上找回从前缺失的所有爱,可时间久了程前多多少少都会难以承受。

就这样这段恋爱硬撑了五六年,董卿的“不安”还是使程前崩溃,2007年董卿与程前遗憾分手。

2012年,董卿被网友爆料,她即将结婚,结婚对象是大富豪密春雷。

密春雷是上海市政协委员,还是览海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董事长、上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、中海(海南)海盛船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密春雷不但有钱,还非常有文化,和董卿很有共同语言。

两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中相识,密春雷被董卿的优雅知性吸引,而董卿则被密春雷的成熟有风度所吸引,慢慢确定了恋爱关系。

两人秘恋两年,于2014年初被曝光和密春雷上街的照片,恋情被实锤。

宓妈妈还曾对外承认,董卿确实是她的儿媳妇。

2016年在《挑战不可能》第二季北京新闻发布会上,董卿才默认自己已经生了孩子,至于这两人是否成婚反倒是个迷了。

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!